绝世黄瓜

youcanyouup,nocannobb
更新很慢,非专业代驾,私聊都会回的,如果没有及时回复见谅

世间


     【一】偷瓜
镇上,两道身影正在快速穿梭。
  前面的少年穿着一身黑袍,腰间插着一把黑金短刀,背上背着一把暗云纹的剑。俊秀的面容透着一股玩世不恭,手里握着一个小瓷瓶,小瓷瓶里装着的是刚买的清酒。跟在身后的是一个看起来不到16岁的少年,一身白袍, 看起来像是“披麻戴孝”,清冷的睦子静静看着前面少年的背影,看起来冷冰冰的看起来很不好说话。
  跑了一段路,黑袍少年停了下来,自顾自喝了一口清酒。后头的少年见他停了下来,也跟着驻足。
  “我说,顾卿你就不能说句话嘛。”
 黑袍少年摆摆手,用袖子抹了一把嘴。笑了笑。
  顾卿撇过头,不看他。
  他也倒是不介意,把瓷瓶盖子盖上,摸出素白的帕子,把手帕包裹着的方糖拿出来两颗,一颗丢进嘴里,一颗丢给顾卿。顾卿看着手里的方糖,也没吃,把它拿手帕裹着,放回袖子里。
 “……”
 “你不喜欢?还是你没吃过?”
 “……”
  宿寻见他不答,也没问下去,人家不理自己,他逼人家也没用。看了看天色,把一条绳子绑在瓷瓶那个凹口上,绑在腰间。
  扯了扯确定稳当了,便继续赶路。
 “顾卿,渴不渴?”
 宿寻路过一西瓜地,不由自主停了下来,一把拉住顾卿的袖袍让他停下。顾卿看着袖袍被宿寻 拉住,皱了皱眉,不动声色的扯回自己的袖袍:“你要做何事?”
 他也不答话,把腰间短刀抽出反握在手里,正要摘瓜却被拦住.
“究竟要做何事?”
宿寻拍拍手,笑嘻嘻答道:“偷瓜啊。”
 说完也不知道听话,手不安分的搭上了顾卿的肩膀,对着他的耳朵小声的建议:“我去摘一个,你帮我放哨,如何?”
  顾卿对他这样嬉皮笑脸死不悔改的样子很是不认同,便施了个咒瞬定了他的身,使宿寻动弹不得。宿寻动也动不了说也说不了话,直接憋红了脸,用全身上下仅仅能动的眼球对顾卿发起无声地控诉。
 顾卿 别过头不看他,把他手里的短刀抽出放回腰间,找到一处树荫坐下修整,独留宿寻一人动弹不得的在太阳下晒。
  “唔…唔!”
 这几天一直下雨,偏偏今天晴空万里艳阳高照,现在是下午,太阳辣的紧,宿寻被晒了一下就郁闷了,倒不是他怕,而是毕竟这么晒下去也难受的紧,便使劲往故深那边眨眼。
  顾卿嘴角抽了抽,把咒解了。
“阿,卿卿你好狠,我还想偷个瓜给你解渴,看来不必了!”身子一能动弹,马上跳着脚跑到顾卿旁边,一屁股坐在顾卿旁边还不忘把腰间的瓷瓶解开喝了一口。
  “再喧哗,便再禁一次。”
一听这话,宿寻乖乖闭了嘴,三下两下爬上树找到一枝丫,躺了上去居高临下的看着树下静坐闭目养神的顾卿,心想:“这家伙越长大越不好玩,小时候法力还不怎么样至少还知道过来和我实实在在打一架,现在厉害了,二话不说直接禁我身,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。”
  挪了挪身子,从怀中掏出今早包裹着方糖的手帕,来回数了数,也不多了,想了想,还是从里面拿出一颗方糖丢进嘴里,剩下的两颗用手帕包着丢下去给故深。
   “哎,给你的糖,接着。”
  稳稳的接住,他面无表情地抬头看向笑得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,却一脸痞气的宿寻。
   “为何给我。”
  宿寻摆摆手,答非所问,
  “我就剩两颗了,别嫌弃,省着点吃啊。”
  “……”
 宿寻噬糖如命,谁都知道。聪明异常,但是从不学好,最看不惯那些自称什么君子,做事一板一眼,正经的要命的道士,顾卿也不例外。
  宿寻连续几天赶脚也没怎好好歇过,一趟下来也耗费了不少精力,是个人,都会累。刚闭了下眼睛便睡死过去。
  宿寻睡觉从来都不安分,左晃晃右摆摆,居然就直接摔了下去。
  树下闭目养神的顾卿感觉到上方有什么坠了下来,抬头一看,发现宿寻竟然从树上掉下来了,一个箭步过去接住了宿寻,但臂力还是差了点,接住的时候踉跄了一下,好在没摔。
 这宿寻也是,从树上摔下来都没有反应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。
 顾卿 轻轻蹲了下来把宿寻放在地上,把束发的发绳解开,给自己梳理刚才弄乱的黑发。
  宿寻一个转身,压住了那个发绳,故深扯了扯,没给扯出来。宿寻皱眉哼了哼,似乎是睡不安稳。顾卿便没再扯,端坐一旁等宿寻翻身,等了好一会,也没有不耐烦。
   远远瓜田的主人看见树下两个男子,一个黑发并未束起,披散而下,白净的脸,生的好看极了。躺着的那名男子,睡相粗鄙不堪,并没有看到脸,瓜主撇了撇嘴,直叹气。
  好好的俊俏公子居然给一个牛粪玷污了,简直是令人愤愤不平啊。
   
  宿寻这一睡,便足足睡了一个时辰。
  刚醒来浑身酸痛,环顾一下, 居然躺在凹凸不平的地上。“我怎么正在地上,啊,老子的腰。”骂骂咧咧了几声,发现顾卿不知道去哪里了。
  “搞什么啊,居然先走了。”郁闷的拍拍衣服上的灰尘,摸了摸袖袍,除了里面还剩一点清酒的瓷瓶,也没什么了。郁闷的嘟囔道:“老天要亡我啊。”
  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把瓷瓶里最后一点酒给喝完,拿着把短剑在树上划了几道,做个记号。
       【二】坟头岭1
   一进去,宿寻便感到处处有些不正常,这小镇,未免太安静了一点,现在是申时,理应不该如此安静,而且一进来,便感到凉意嗖嗖。
   虽说这镇子古怪之极,但也敌不过宿寻肚饥。找了家茶铺坐下,要了坛酒和一碗面,毫无吃相的大吃了起来。
  “听说了没,坟头岭那里又死人了。”
  “听说了听说了,那一家子死得真惨,尸体全都碎了啊!”
  “就是,一家老小,最小的不过4岁,全死了,也不知道尸体埋在哪里。”
  “埋什么啊埋,尸体都没找全,地方官员直接弄了个衣冠冢,做做样子得了。”
  “什么?尸体都没找全,啧啧,真是惨啊。”
  “那不是,要是仙家在不派人过来镇压,怕是不出几年,山上的妖魔就下山来咯。”
   听到这,宿寻提了壶酒坐到说话的那两人那桌,笑嘻嘻的道:“哥哥们,你们说的坟头岭是个什么地方?” 
    其中一人把那壶酒倒了一碗给自己,嚼着花生米晦气的说:“嗨,你外来的吧。”
  宿寻点点头,也不否认。
 “哥哥告诉你,你来到咱这个镇子,没什么必要的事别上山,不管是白昼也好夜晚也好,就是别上山。”
 “为何不能上山,山上有什么吃人的怪物不成?”
 “还真别说,还就有吃人的怪物,特别是那个坟头岭!”
 “你们怎么知道的,你们上去过?”
 “那也是好多年前的事了,换现在,谁还敢上山啊。这个我们也不怎么清楚,听那个做棺材的老李说的。”
 “对对,那个老李做棺材的,身上阴气重,鬼怪分不出来是活人,上了那座坟头岭也不一定会给那个鬼怪抓了去。”
 “既然如此,那你们刚说的那一家老小怎么敢上去,还死光了?”宿寻觉得奇怪。
  “谁说他们敢上去,还不是那个老李骗他们说带他们上去绝不会出事,现在好了吧,出事了,切。”
  “坟头岭经常出事吗?”
  “那不是,前几个月才死了一个男的醉汉,这个月居然直接死了一家子 ,呦呦,真是凄凉。”
  “也是那个老李带上去的?”
  “对啊,这个镇子除了他敢上山,还有谁敢上。”
  “这几年一共死了多少人啊?”
  “好多人了吧,外地来的,路过的都有。一个接一个,跟不要命似的。哎,你问这干嘛?”
   “没什么没什么,好奇而已。”宿寻摆摆手,笑嘻嘻的打着哈哈。
“行吧,”说完那伙计,看了看酒壶,发现没酒了,拍拍屁股和另一个伙计走人了。“小兄弟,总之哥哥奉劝一句,不管你想干嘛,别上山就对了,谢了你的酒哈。”
   看来着坟头岭还真是奇怪,命案一桩一桩的发生,驻守在这地方的仙家居然也不管管。
   宿寻皱眉,手又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帕子,才想起来糖已经吃完了。
  “客官,您结一下帐。”小二搓着手来到宿寻跟前。
  “一共多少?”
  “一掂银子。”
  “啊,怎么那么贵,吃人吧!”骂了几句,掏出钱袋,发现自己根本没啥钱,银子全在路上花完了。
  “额…那个,我钱没带。”
  “您是想吃霸王餐了,本店这是小本生意,要是人人都像你这样,本店还怎么开下去啊,没钱就不要来这里吃啊。”店小二一听这话马上换了一副神色,滔滔不绝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说。
    宿寻厚着脸皮讪讪笑了几声。
   “我给。”
  一只白净的手拿了一掂银子放在桌上,淡淡地说。
    “子卿?你怎么来了,哎呦好在你来了,不然我还真得吃霸王餐了。”宿寻脸皮极厚的抱住了顾卿,奈何身高还没有顾卿高,只得环住了腰。
    “嗯。”倒是没有推开宿寻,任由他抱着。
    “我刚打听到了一消息,坟头岭那边有情况。”宿寻连忙向顾卿邀功,证明自己没有白吃。
    “嗯?”顾卿皱了皱眉,示意宿寻继续说下去。
   “坟头岭是这小镇的邻山,但镇上的人上山砍柴宁愿去远一点的上平山也不愿上坟头岭,就因为这座山上有凶尸,凡是上过这座山的人,无一例外,全都曝尸荒野,邪门的要死。”宿寻卖关子的顿了顿,想吊一下顾卿的胃口,但顾卿并未理会,面无表情的走在前头。
    宿寻追了上去,面对顾卿倒着走。
    “但是,这个镇子门口卖棺材的那个老头子,老李,他上山,却还能原模原样的下来!”
    顾卿停了下来,视线越过宿寻,往他身后看去。
   宿寻诧异的回头,顺着顾卿的目光看去。一个小门店,没有什么装潢,很朴素,而且还没开门,但是有种让人感觉背后发凉的错觉。
   “哎,对对对,就是这!子卿你光听我说就知道这了,人肉方向尺啊!”
    宿寻一拍手,一把拉住故深的手笑嘻嘻的去敲了敲门,扯着嗓子喊:“有没有人在家,应个声哎!”
    喊了半响,偶尔除了路过的人诧异的看了一眼,也没什么动静。
    好啊,不买东西不开门,吃了秤砣铁了心!宿寻撇撇嘴,伸手摸进故深里衣,把故深钱袋摸出来。
    “要做何事?”
 故深羞红的耳根暴露了他的真实情绪,但面上还是冷冰冰的一把拍掉宿寻的手。
    “嘿嘿,你也知道我没钱嘛,借来用一下啦,回到云清畔,我再还你啊。”宿寻嘿嘿一笑,然后摇着钱袋毫不在意的去敲门。随着摇动的幅度,钱袋里的银子相互碰撞撞发出“当当”的声音。
     “老板,还做不做生意了,我们要买棺材啊,最大号的那种!”
     【三】坟头岭2
    果然说要做生意就开门,不一会儿,那扇紧闭着的小门打开了一条缝,一只黑溜溜的小眼睛通过缝里面打探着宿寻二人。
    宿寻注意到,马上笑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,眉眼弯弯。“小孩,你家大人呢,我们要买棺材。” 
    那只小眼睛眨了眨,从里面传来闷闷的童音。
    “呸,你们那么年轻,况且大哥哥你笑得那么开心,家里肯定没出事,既然没出事,那干嘛要买棺材。”
     哟,这小孩倒是机灵的很。
    宿寻揉了揉头发搓了搓脸,假惺惺的摆出一副甚为怜惜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表情。
     “小孩,不瞒你说,我们家真的出了事。”宿寻顿了顿,靠近了点门缝,指着远处的故深,捂着嘴小声的说,“而且是那个漂亮哥哥家出的事,他娘子患了病,快死啦,可怜啊,可怜啊。”
      小孩看了看远处默立的故深,故深一向面无表情死板的样子却被远处的小孩臆想成“悲痛欲绝面部失调不想再说话”,便相信了宿寻,把门闩打开,让他们二人进去。
      宿寻招呼了一声故深,自己先进去了。
   店内没点灯,阳光却违背常理照不进店内,店内黑的一片。“小孩,这干嘛不点灯啊,看得见路嘛?”
     前面走着的小身影漫不经心的回了句,“死魂见光散,没了死魂,会坏了招牌。”
     做棺材可不是随便起一家门店就能做的,一般是祖上传下来的手艺,好的棺材往往要死魂来做牵引告诉做棺材的匠人如何做让他们舒服。所以当哪户人家死了人需要棺材,在死的头天就得请匠人到家取魂到铺子里,但取魂过程是要以匠人的一点阳气作为交换,这也是为什么只有大户人家要做这种棺材,因为普通人家根本支付不起如此多的钱两。而且做棺材的匠人很久才做一单,再加上做这个活计的匠人少之又少,更是千金难求一棺材。
    但如果匠人保管死魂不妥当,让有怨气的死魂找到机会魂裂,尸体必当会尸变变成凶尸,匠人也会因此受到反噬,阳气尽失,直接成为活尸,然后由仙家派人下来镇压超度。
  如此凶险的活计,就算祖上有这么一个手艺,没到走投无路之时也不会有人去做。
    “小孩,你那么小,难道是老李的孩子?”
    “不是的,我是这里的学徒。”小身影摇了摇头,带着宿寻走到一处小门前,自己钻了进去。
     宿寻见此,笑骂道:“你不会让我学你一样钻进去把,我那么大,可钻不进去。”
    “我呸,你想得美,你在外头等着就好。”
     宿寻自己摸黑寻了一把椅子坐下,翘着腿发呆。后头的故深也慢悠悠的跟了上来,驻足在宿寻身旁。
    “故深,你猜我刚跟那个小童说了什么他才放我们进来的?”宿寻闲得无聊,想逗逗故深打发打发时间。
     “……”故深不答。
     宿寻自顾自说下去,语气轻佻,眉眼弯弯,煞是好看。
     “他说我们不像是要买棺材的,然后呢,我就说,你啊,娘子死了,来买棺材给娘子办后事呢。哈哈哈哈哈哈哈,笑死我了,那小童还真信了,哈哈哈,你娘子死了,哈哈啊哈哈!”宿寻笑得上气不接下气,手搭在故深肩头身体一抖一抖的。
     故深听这话,淡淡的看了一眼他,那一眼尤是意味深长。
    “胡闹。”
    约莫过了半炷香的时间,小门那总算是有了动静。
    宿寻站起身,道:“我说,你师父还做不做生意了,把我们晾在这里那么久,茶也不给口喝,有这么待客的嘛?” 
   “这点耐心都没有,真是无用!”
   但回答宿寻的声音却不是那个孩童闷闷的童音,而是一个沙哑极了的声音。
   老李把香烛给点着,暖黄色的光压抑的照亮了一小块地方。“说吧,谁死了,等会带我去取魂。”
   “没死人没死人,我们来不是买棺材的。”
   “不买棺材来我这干嘛,逗我玩呢!”老李气的胡子上翘,干枯的脸狰狞极了。
   “没有没有,我们来虽然不是买棺材的,但我们是来做正事的,坟头岭,听说过没?”宿寻真怕面前这个矮小的老头一棍子把他们轰出去,连忙说起正事。
    果然,老李一听,眯起了眼睛,拿拐棍敲了敲地板。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谁,怎么知道坟头岭这件事的?”
     宿寻嘿嘿一笑。
  “你别管我们从哪里知道的,就问你,带不带我们上山?”
   老李似乎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话语,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大。
  “那坟头岭上去一个死一个,上去一堆死一堆,你让我带你们上去?简直就是胡闹,乱来!”
   宿寻道:“不对啊,一个月前你还不是带着一家人上山嘛,干嘛轮到我们就不愿意了,我们又不是不给你钱。”
   老头道:“胡说,胡说!那坟头岭我上去都得死,怎么可能带人上山!”那老头气的直跳脚。
   宿寻道:“可是我听他们说,整个镇子就你上去完好无损,而且也会带人上山,怎么可能你上去就会死?”
    “搞笑,你听谁说的,胡言乱语,我怎么可能干这种窝囊的事情,这不是要违背我做人的良心吗!”老李气的七窍生烟,怕是下一刻就要拿起拐棍狠狠把他们赶出去了。
    宿寻也不敢再问,赶忙带着故深出了那家店。
         【四】坟头岭3
  “既然不是这老头,那咱得自己上山了啊。”
   “此行上山危险,不得懈怠。”故深嘱咐道。
    “怕什么怕什么,不是还有你吗!”宿寻满不在乎的笑笑。
    太阳已经下山,此时已是黄昏了。
   宿寻招呼了故深一声,自己先行离去。
夜黑风高,适合猎魂的好时辰。

    宿寻吹了一声哨子,远处的纸灯自发亮起来。
  “故深,招魂铃带了吗。”宿寻把地面到腾出一个干净的小地方,把阴灵纸点着。
   故深伸手递过一个通体黑金,铃身上有着黑龙和古金文。 宿寻把万物囊里的金舌片拿出来给招魂铃安上,右手轻轻小幅度的摇动招魂铃。
  “叮…叮”
 招魂铃的铃声十分飘渺,明明声音源头就在面前,却让人感觉这个铃声是在离你很远的地方传来的。
  由远到近,仿佛一个水窑里面,水一滴一滴的落在泉面,发出空洞的声音。让人末置心尖。
   突然铃声大响,发出的声音刺耳不堪。铃身剧烈摇动,震得宿寻手心发麻。
 宿寻和故深交换了一个眼神,心领神会的迅速把阴灵纸燃得更旺。
 “赐末,邪魔退散。”
宿寻拿着一张符纸在原地开始跳起京舞,嘴里念念有词。
 “定!”
 霎时,阴灵纸瞬间变成死灰熄灭,远处的纸灯也都尽数熄灭。故深手里的招魂铃大响,仿佛要刺破天际。
 黑压压的树林只剩下铃声在响,其余的声音全都被湮灭一般。
  邪风突然在宿寻身边刮起,引得阴灵纸化成得死灰围着宿寻飞。宿寻手里燃着的符纸已经被刚才得邪风吹灭。
 “化若,招魂”宿寻赶紧又捏了一个决。邪风瞬停,片刻,往故深那边疯狂倾去。
 故深早有准备,双手合十,肆阴网瞬间撒开形
成天罗地网的奇景。
  “诛”
 薄唇轻启,念出诛心咒。
 肆阴网开始收网,速度极快,网线被网内的妖灵烧的红火上升好在无碍。
  网收到一半,突然不动了,好像是遇到了什么阻隔。宿寻和故深远远对望一眼,发现这件坟头岭似乎并不是他们想的那么简单,至少这坟头岭上面的妖物,肯定不是那种小妖怪那么简单好对付。只是一瞬,肆阴网便被那突然大增的妖力烧的化成灰了,连把网收回来的时间都没有。
  宿寻瞳孔瞬收,心尖那里突然剧痛无比。五指紧紧攥住胸口的衣物,仿似这样就能减少疼痛。
   “宿寻,怎么了?”故深注意到半弯着腰满脸大汗的宿寻。
   “无……无碍。”
  虽然故深对宿寻这样的反应十分疑惑,但是他已经说了无碍,可能就是不想让他追问,便没有再问下去。
 看了看面前这个至今还未看到实体的妖物,捏了一个决,已阵法为媒介,催动法力进行捆捕。妖物现行,无极!
 “ 宿寻,燃纸灯!”
  灯火瞬间起来,蓝青火光肆无忌惮地向天上窜去,照亮了一方天地,也照亮了藏在暗处不可见人的妖物。
 黑影顿现,周围密密麻麻的黑影让人看了头皮发麻,故深大概也是没有想到妖物会如此之多,惊了一下,赶忙定神。



自己一年前写的小文,还没写完,可能不会继续写了把

有点垃圾哈哈哈哈

    
    

 


     


二哈与他的白猫师尊,番外归居田园

啊啊啊我终于弄好文字版了的

我哭,因为之前的图片版太模糊了,我就照着打了一篇,有错字求包涵哇。

已经复制到了最新连接里边!

https://shimo.im/docs/3o0nrpw0W5EN8jsP/


归居田园车,正在弄成文字版,我摸到电脑啦!!
看着要瞎,尽量快速弄完,然后大家终于不用再眯着眼睛努力分辨图片内容啦!!

还有哪篇看着模糊的dd我!!

震惊!是什么让自家亲妈背着在学校苦读的儿子去了杭州!
明明说好等到817捎上我😭😭😭😭

存了半年,一直以为自己存钱罐挺多钱的,已经满满当当的了。撬开一数发现只有三百出头!!!!

这个心理落差